1 沙雕攻他重生了

沙雕攻他重生了

多金少女猫现代言情完结

外人都道谢重星撞了大运,嫁给了秦氏太子爷秦钟越,还被其捧在手心里宠爱了五年,是有名的恩爱夫妻。 然而不知秦钟越对这段婚姻有诸多不满,他对好友倾诉:“他就是个管家精,不让我抽烟喝酒,不让我泡吧聚会,还要设门禁,让我十点钟就回家!” “每周要交十次公粮,只能多不能少,时间也要半个小时起步!他当我是铝合金几把吗?” “工资卡银行卡上交,每天就给我一百块!床上让他舒坦了才会多给几百!” 秦钟越怒气冲冲,又委屈巴巴,“鸭子都比我贵!我还只伺候他一个!” “要是重来一次,我绝不会娶他!我以前零花钱可都是一个月八百万的!”太子爷对好友如是说。 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,秦钟越便重生到了十七岁的时候。 这时候的谢重星十八岁,贫穷得只有一套旧衣服,袜子破洞,鞋子脏污且开胶,是学校里有名的穷鬼,即使长着一张好脸,也被人鄙夷看不起。 谢重星父母来给他办理退学手续的时候,秦钟越才知道他是年级第一的学霸,年年都拿奖学金,是学校所看重的状元苗子,而不是他弟弟嘴里说的“不爱读书眼里只有钱的辍学废物”。 秦钟越无法忍耐,将谢重星拉进怀里,怒气冲冲:“你给我继续念!我们老秦家就没有出过状元,你必须给我继续念!” 谢重星抬起眼,迷惑地看着他,眼里的情绪似在问:你谁? 秦钟越想起婚后谢重星的独、裁,哆嗦了一下,一脸的正气凛然:“我只是一名不想透露姓名的好心人!” 后来,秦钟越腆着脸问谢重星,“要是我们结婚,每天零花钱能不能给我一千块啊?” 谢重星:“?” 秦钟越:“……五百也行啊。” 阅读指南: 1.主受,谢重星受,秦钟越攻,大概是精明冷淡漂亮受x地主家傻儿子宠老婆看不得老婆有一点委屈完全信任老婆的沙雕攻 2.超级甜的小甜饼,双c 3.球收藏鸭! 【10.6】 立意:相信自己,坦诚做自己

1 国宝级天才

国宝级天才

呼啦圈x现代言情连载

戚安安从小就展露出了无与伦比的医学天赋,被戚老爷子视为传人悉心培养。 就在老爷子期望着孙女以后名传惊医学界时,却突然得知孙女大学选了跟医学毫不相关的专业,气得他差点没厥过去! 可惜木已成舟,老爷子也无力更改,一怒之下直接追去孙女上大学的城市了。 几年后—— 人工智能横空出世! 全息网游不再是梦! 能够改变身体素质,提高寿命的基因液轰炸式出现! 男人梦想的机甲变成现实! …… 一项项足以改变世界的发明就这么接二连三的出现了。 国家堪称跳跃式的进步惊呆了无数人,就连华国人民都不敢相信国家爸爸一下子突然变得这么牛逼! 戚安安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新闻联播上。 看着新闻联播中神情冷漠容貌秀丽的戚安安,得知近几年超高速推动了时代发展的成果全都是由她主导后,所有人都疯狂了。 同样坐在电视机前的戚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女熟悉的面容,一口茶水喷出,满脸不可置信之色。 这是他孙女?那个医学天才孙女? 老爷子一脸呆滞,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! * 预收①《我成了别人的三魂之一怎么破》 余小闲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只是叶家千金叶诗语的三魂之一,如今三魂归位,她由完整的自己变成了别人的三分之一。 至于同样归来的另外两魂—— 一个叫夏欣,是个哭哭唧唧的软妹子。 一个叫韩静,是个日天日地的暴躁姐。 三魂同在一个壳子里,勉强维持平衡,直到知道叶诗语身上有婚约时,平衡破了。 夏欣抗拒,“我有男朋友。” 韩静拒绝,“我也有男朋友。” 然后两人异口同声的对余小闲发出指令,“你上!” “嗯?”余小闲诧异,真心表示疑惑,“难道我就没男朋友了吗?” 不等两人再说什么,她摇了摇头,徐徐叹了口气,“你们才一个男朋友,我老公千千万我说什么了吗?不过既然你们这么诚心的恳求我了,那我不挺身而出也说不过去,就委屈我老公团再添一人吧,都是自己人,不用太感谢我!” 夏欣&韩静:好贱啊她!!! 订婚后,陆少嵘时常陷入沉思:我总觉得我未婚妻好像有点不太对劲[猫猫观察jpg] - 预收②《全员宠我[末世]》 全球进化,部分动植物随之变异产生了灵智,而人类基因中有返祖片段觉醒,觉醒片段跟变异兽契合度达到一定程度就能融合作战。 末世中的人类最大愿望就是能契约一个适合自己的变异兽。 可变异兽难得,契约更是千难万难。 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个叫溪桐的奇葩横空出世。 她怀里抱着猫,身下骑着狗,头顶飞着猛禽,前后左右被变异兽拱卫着,一副被大佬罩着的姿态。 那叫个惬意,那叫个浪费—— 畜生啊!!! 变异兽太多你分我一个啊! 羡慕哭了QAQ 后来,有消息传出,溪桐要给身边的变异兽们找契约者。 得到消息的所有人都疯球了。 ——我我我我,看我看我,我能行,求求大佬分我一个变异兽吧,三百六十度空中旋转跪地猛求了TAT #从畜生到大佬,不过一个变异兽的区别# 立意:以科技推动时代发展

1 众神世界

众神世界

永恒之火玄幻奇幻连载

世界中心的奥林波斯山上,众神之王宙斯紧握雷霆之矛,笑看诸界。 他的面前,众神如林。 北方的白银之厅,至高王座上的奥丁手持天界之枪,俯视世间。 他的眼中,无尽风雪。 南方的尼罗河畔,掌舵太阳船的阿蒙,目光落在爱琴海上。 他的脚下,枯骨如山。 两河之地,光明与智慧之主玛兹达执掌永恒之火,西望天下。 他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背负神谕远征希腊,战船如海。 柏拉图学院中,一个叫苏业的年轻人,步上群山,登临绝巅。